第1161章??????休息也是工作

    申海涛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揉了揉发粘的眼睛,拿起电话一看,心里一动。

    果然是刘宁臣的电话。

    “申局,全部抓获,一个不剩!”

    电话刚接通,刘宁臣兴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好,立即将他们押解回来!”申海涛兴奋的命令道。

    他没有想到这次的行动这么顺利,比抓获寸头还要顺利,挂断电话后,又吩咐手下做好审讯准备。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后,随着寂静夜空中由远而近的警笛声响起,刘宁臣一行人也正好赶回来了。

    带回来的寸头几个手下各个灰头土脸,有的还穿着保暖内衣,头发凌乱,一看就是从被窝里被抓获的。

    凌晨的气温相对来说更低,几个人早已冻得瑟瑟发抖。

    申海涛没有多余的话,直接吩咐刘宁臣立即分开他们,几个审讯经验丰富的警察分别展开了审讯。

    这些小混混明白他们所干事情的严重性,自从潜逃后,又是整日提心吊胆的,没有寸头的吩咐,也不敢联系寸头。

    此时眼见寸头也被抓住,手上带着手铐,一副沮丧的样子,就知道大势已去,没有任何抵抗,纷纷交代出了自己所做的事情。

    天色微微亮时,六份口供整整齐齐的败在了申海涛的面前,上面都有各个嫌疑人的签字和手印,加上旁边寸头的口供,一共是七份。

    看着面前这七分口供,申海涛面色没有一丝轻松,眉宇间神色更加凝重起来。

    这就是陆家兄弟的犯罪证据!

    眼下,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申海涛此时的内心想法,那就是心狠手辣!

    “明天就到了最后期限了吧?”申海涛看着站在对面的刘宁臣,沉声问了一句。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明天就是拘留陆家兄弟最后一天了,要是明天这个时候还不能让他们招供,那么就只能打开公安局大门,让陆时永和陆时波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没错,申局,我们只有一天时间!”刘宁臣皱眉回答。

    申海涛沉思半晌后,缓缓开口:“够了!现在我命令你,立即回家睡觉!”

    “回家睡觉?”刘宁臣一愣,“申局,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申海涛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放心,我自有分寸,这两天你一直跑,没有合过眼,看看,眼睛都熬红了。”

    申海涛看着刘宁臣发红的眼睛,心里有些不忍,“休息也是工作,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我的命令还不听吗?”

    刘宁臣看着自己师傅认真的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那行,听申局的安排!”

    “嗯,晚上八点准时赶回局里,再次审讯陆家兄弟!”申海涛拍了拍刘宁臣的肩膀,一副郑重的口气。

    “没问题!”刘宁臣算是明白过来,师傅一来是体谅自己,二来等到自己恢复体力,精力充沛,可以更好的应对审讯。

    申海涛等到刘宁臣出去后,眼看已经大早,想来铁县长已经起来,于是亲自去了一趟县政府,当面将寸头招供和其余几个犯罪嫌疑人悉数抓获并认罪的情况向铁县长详细的汇报了一番。

    “好,真是太好了!”

    铁县长听完申海涛的汇报,高兴地在桌子上一拍,几日来阴沉的脸终于算是云开雾散了。

    “老申,没想到这次进展这么快,辛苦你了!”铁县长上前握住了申海涛的手,“前几次我在电话里或者当面训斥了你几次,那也是没有办法啊。”

    铁铮硕苦笑着摇摇头,“咱们青树县这几年,治安情况一直比较好,哪里出过这么大的事情?所以,事情一出,案子迟迟没有进展,上面又一天几个电话的询问,我这边的压力也是够大的……”

    “铁县长,我立即你的处境,没什么,咱俩这些年的交情,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申海涛跟着一笑,“都是为了工作嘛。”

    “好,只要你理解就行,等这个案子结了,我私下请你吃饭,好好犒劳一下你和小刘他们,不过放心,是掏我自己的腰包,呵呵。”

    铁铮硕在申海涛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几下,继续说道:“不过,这最重要的一步还没走完,陆家兄弟两个不简单,你们审讯的时候,可以讲究一些策略,不要太死板,要不然会适得其反的。”

    听着铁铮硕的叮嘱,申海涛点点头,“放心,今晚一定啃下这块骨头,给铁县长一个圆满的交代!”

    “老申啊,听到你这句话,我就是心里有再多的担心,此刻也放心了,哈哈。”

    铁铮硕爽朗的笑了起来,握着申海涛的手更紧了。

    中午的时候,申海涛顺便在县政府的食堂里吃了饭,然后在临时宿舍里准备稍微休息一下。

    没想到这一睡就是一下午,直到接到刘宁臣的电话才醒了过来,此时已经是快七点了,申海涛没顾上吃晚饭,就赶往县公安局。

    睡了一天,刘宁臣显得精神了不少,挺高个的大小伙子,一脸微笑,利索的站在申海涛的面前,申海涛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一下子精神了不少。

    “东西都带好了吗?”申海涛平静的问道。

    刘宁臣很用力的拍了拍胸前抱着的一个文件袋,“放心,所有的口供全部在这里,一样不差!”

    “好,咱们过去!”申海涛应了一声,转身和刘宁臣就朝着拘留室的方向走去。

    陆时永和陆时波兄弟两个比起来,陆时永更显得深沉狡猾一些,而陆时波鲁莽有余,城府并没有他的哥哥深。

    所以,在路上,申海涛和刘宁臣两个人就已经分好了工,申海涛负责审讯陆时永,而刘宁臣则负责审讯陆时波。

    申海涛再次跨进拘留陆时永的拘留室时,陆时永仍然是一副笑而不语的样子,神情间颇有几分不屑。

    “机会已经给你了,这都几天时间过去了,难不成你还想一心抵赖到底不成?”

    申海涛盯着陆时永看了一阵,眼中的较量意味已经很是明显。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陆时永淡淡的应了一句。

    “没什么可说的?”申海涛冷笑一声。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色即是空1高清版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