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如实交代

    寸头的脸色已经从之前的惨白变为一片死灰!

    看着寸头这几近绝望的样子,申海涛和刘宁臣对视了一下,两个人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看来,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寸头,看到这些,你还想说你与打砸汽修店没有关系?!”

    申海涛看着时机成熟,冷冷的瞅着对面的寸头。

    寸头一下子低下头来,紧紧咬着嘴唇,脸上的神色不停的变化着,但是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申局,陆家兄弟已经招了,他如果还抵赖的话,是不是一样可以定罪?”

    寸头此时的心理正处于挣扎的边缘,只要轻轻再推他一下,他就会彻底崩溃。

    刘宁臣暗暗瞧着寸头,这时一脸征询的看着申海涛,眼底却露出一丝狡黠。

    申海涛岂能不明白刘宁臣的用意,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没错,从那几个商铺装设的摄像头拍下来的视频证据和陆时永陆时波两人的口供来看,完全可以定这小子的罪!而且可能还不轻……”

    申海涛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故意说得很慢,眼神停留在寸头的脸上。

    他知道,这句话将是压垮寸头的最后一根稻草!

    “等等……”

    寸头突然抬起头,一脸绝望的脸上,那双眼睛里露出一种求生的**,焦急的喊出两个字后,眼神一下子颓然无比!

    “我交代……我全部交代……”

    他又低下头去,一副无力的样子。

    那几张照片让他心惊胆颤,陆家兄弟都被抓住了,大势已去,自己在这里抵赖还有用吗?

    还有,刚才申海涛的话让他彻底崩溃了。

    寸头还以为破坏掉路上的监控就会没事,现在听申海涛话里的意思,原来还有个别商家在门口安装了监控,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拍了下来。

    而且看申海涛他们淡定的样子,陆家兄弟招供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这些视频证据和陆家兄弟的口供加起来,自己想要脱罪,那不是痴心妄想吗?

    虽然这次的事情是陆家兄弟授意,但是自己亲自带人打砸汽修店,最后还放火,又是打伤了几个人,这要是判下来,还不得多重的罪?

    自己还年轻,媳妇都没有,要是后半辈子呆在监狱里,那样的日子想都不敢想!

    “准备做笔录!”

    申海涛听闻寸头颤巍巍的话,神色间露出一丝轻松,转头朝着旁边负责记录的警察交代了一句。

    “我交代后,是不是可以判轻一点?”

    寸头忽然抬起头来,眼中涌上一股强烈的希望。

    “那要看你怎么交代,都交代些什么!”申海涛冷冷的盯着寸头。

    “好,我说,我全说……”寸头冷汗连连,连忙点点头。

    两个多小时后,申海涛和刘宁臣等人从审讯室里走出来,伸了伸懒腰,抬头看了一下夜空。

    星星点点的几点星光下,一片漆黑,此时已经是将近子夜时分了。

    两个人手里拿着寸头签字后的笔录,相视一笑。

    寸头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将陆家兄弟为什么要和鹏程出租车公司对着干,为什么要打砸汽修店以及授意自己如何打砸汽修店,以及之前如何使坏,将鹏程出租车公司的车辆扎胎,故意刮蹭等等,甚至事后陆家兄弟给自己钱让跑路等,全部一股脑的交代了。

    甚至到了最后,寸头怕自己被判的严重,还主动要求配合警方,抓住自己手下那几个混混,以减轻自己的罪行,争取宽大处理从轻判处。

    而这些,与申海涛所猜测的基本一致。

    果然,陆家兄弟是因为嫉妒憎恨刘凤霞开了鹏程出租车公司,抢占了自己的生意地盘,这才怀恨在心,指使寸头他们采取扎胎刮蹭抢客等手段,用来打压鹏程出租车公司。

    陆家兄弟以为这些可以让刘凤霞退却,从而关闭自己的鹏程出租车公司,不敢和他们抗衡,没想到刘凤霞并没有因此而有所退却。

    陆家兄弟这才气不过,想出了打砸汽修店的主意。

    一切终于明了了,申海涛却并没有轻松下来,手里拿着沉甸甸的笔录,一副凝神思索的样子。

    “申局,今晚算是大功告成,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吧。”刘宁臣看着有些疲惫的申海涛,赶紧劝了一句。

    话刚说完,自己也禁不住疲惫,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

    “现在得乘胜追击!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没想到,申海涛却摇摇头,神色转而变得凝重起来。

    刘宁臣一愣,眨了眨眼,不过随即就明白申海涛话里的意思。

    现在所有的涉案人员,只有寸头一个人被抓,剩下的那几个小混混还没有被抓住,申海涛当然轻松不下来。

    “申局,你说,现在怎么办?”

    刘宁臣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精神起来,严阵以待的样子。

    看着刘宁臣这副样子,申海涛的心里不由得生出几许心疼,拍了拍刘宁臣的肩膀,“小刘,辛苦你了,但是现在是关键时刻,没有办法……”

    “申局,别说了,我心里清楚,你下命令吧。”刘宁臣用力的点点头,眼中露出一丝坚定的神色。

    申海涛点点头,“好,既然这个寸头有立功的想法,可以通过他联系手下的那几个人,去往他们各自藏身之所,将他们一网打尽!”

    “行,我现在就召集刑侦组人员,带着寸头亲自前往抓捕!”刘宁臣有力的回应道。

    刘宁臣明白申海涛的想法,抓捕住其余的几个人,录到口供,尽快的让陆家兄弟招供!

    因为,陆家兄弟关押期限马上就要到了,如果再撬不开他们的嘴,那么,县公安局就会陷入被动!

    而且现在正是凌晨时分,一般来说,正是抓捕的最好时机。

    这个时候,往往是人休息的时候,这个时候放松下来,警惕心当然就没有那么高了。

    看着刘宁臣匆匆离去的身影,申海涛也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看来今晚也只能在沙发上将就一下了。

    凌晨四五点时分,申海涛正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得正香,刺耳的电话声猛地响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色即是空1高清版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