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暴怒的冲动

    铁栅栏里的陆时波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脸色煞白,紧张的盯着外面的申海涛。

    他没有想到情况会成为这样,看这架势,要是申海涛真的冲进来,自己还不被扁成肉泥?

    刘宁臣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拦住了申海涛。

    “申局,你消消气……”

    刘宁臣虽然也被陆时波气的火冒三丈,很想冲上去揍陆时波一顿,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个时候,一旦动手,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现在眼看着申海涛要冲进去凑陆时波,这还了得?

    堂堂青树县公安局局长暴揍嫌疑人,这话一旦传出去,先不说舆论沸腾,就是申海涛自己,不但这个饭碗算是砸了,很可能还会被判刑。

    “给我开门!”

    申海涛盯着挡在自己眼前的刘宁臣,牙齿咬得咯咯响,大吼了一句。

    连日来积压在申海涛心头的重重压力,好像一下子爆发出来,整个人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般,那眼睛也是血红血红的。

    刘宁臣怎么会开门呢,一旦开了,那自己也难逃干系!

    “申局,你冷静点,你要搞清自己的身份!”刘宁臣知道温言软语是劝不住申海涛的,干脆也跟着吼道。

    也许,只有这种凌厉的气势,才能让申海涛慢慢清醒过来。

    “刘宁臣,现在是我命令你,立即给我打开门!”申海涛的情绪因为刘宁臣对自己的吼叫而变得更加暴躁,一把就扯住了刘宁臣的衣领。

    申海涛一直带着刘宁臣,这几年过来,刘宁臣跟着申海涛,算是他的徒弟。

    师傅是怎样的人,刘宁臣心里一清二楚。

    但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申海涛这样发脾气,看着申海涛那张因为暴怒而几近扭曲的脸,刘宁臣一时蒙住了。

    不过,他知道,不管申海涛对自己怎样,这道门是坚决不能开的。

    “师傅,你这是在犯错误!你别忘了,你还有我师娘和大鹏!”刘宁臣安静的盯着几乎挨着自己脸的申海涛,用异常冷静的语气说道。

    拘留室里陷入了沉默。

    申海涛的眼中闪烁了一下,他仍然死死地盯着刘宁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谁都没有说话,师徒两人相互对视着。

    而申海涛眼中的怒意慢慢的消退下去,渐渐变得明澈起来。

    终于,申海涛松开了刘宁臣的衣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而看向铁栅栏内还处于惊恐状态的陆时波,狠狠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向拘留室外默然的走去。

    刘宁臣看了一眼申海涛的背影,这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师傅总算是清醒过来了。

    刚才,要是自己的师傅真的冲进去,那后果,绝不是自己可以承担起的!

    那一时的冲动,很可能会毁了申海涛的后半辈子和整个家庭!

    “陆时波,这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下次可不是这样对你了!”刘宁臣盯着陆时波,“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说,时间不等人!”

    “……”

    陆时波张了张嘴,看着刘宁臣,又看向拘留室外申海涛高大的背影,似乎还没有从懵逼状态中缓过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严加看管,要是这小子想要交代,第一时间告诉我。”

    刘宁臣转身大步走出拘留室,回头对看守的警察的交代了几句后,就走到了站在院子中央沉默的申海涛跟前。

    此时的申海涛已经渐渐的冷静下来,刘宁臣重新递给他一根烟,两个人站在院子中,谁都没有说话,默默的抽着烟。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愤怒,发泄了长久以来压在内心的压力,抽完一根烟后的申海涛,此时倒显得镇静了不少。

    “申局,陆家兄弟什么样的人,咱心里都清楚,犯不着跟这样的人动气,现在他们只是配合咱们调查,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铁县长那边不好交代,而且,这陆家兄弟闹将起来,这影响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宁臣一副劝慰的语气,吐出一口烟徐徐的开口。

    他知道,申海涛今天突然发这样大的火,还不是陆家兄弟那副嘴脸所致?

    而陆家兄弟之所以在申海涛和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嘲弄,别无其他,就是因为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他们两个人跟打砸汽修店有关,也就没法逮捕定罪!

    “我明白!”申海涛点点头,“我就不信,还拿他们两个没办法了,小刘,看现在的情况,这寸头隐藏的很深,想要抓住他,比较困难,是不是可以从他身边的那些马仔入手?”

    从申大鹏提供的视频来看,寸头是带头的,身边那几个人都是受寸头指挥的。

    申海涛脑子冷静下来,便想到了这一点,照目前的僵局,这也不失为一个思路。

    刘宁臣摇摇头,“申局,你说的这个,我们已经想到了,寸头身边的这些人难免会和寸头互通消息,不过很遗憾,这几个人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申海涛一愣,“可以去他们的家里,还有他的亲朋好友那里打探消息!我就不信,他们难不成钻到地缝去了?”

    “申局,我们正在调查,不过你知道……”刘宁臣现出为难的神色,“咱们局里上上下下也就这么点人,这几天分出几波出去调查,顾不上休息,累的不行,也已经尽力了。”

    刘宁臣说的这个确实是事实,局里就这么点人手,想要扩大搜索范围,实在是有点捉襟见肘。

    申海涛一下子陷入了沉思,在原地慢慢的踱着步子。

    以目前局里单薄的人手,如果再这么拖下去,铁县长向上面没法交代,肯定会发火的。

    而且,因为汽修店被砸的事情,青树县里知道的人越来越多,这两天大街小巷都在议论,如果迟迟破不了案,从舆情这方面来说,县公安局肯定会因为办案不力而受人诟病的。

    再说了,这可是自己小姨子的汽修店,刘凤霞虽然表面没有催自己,但是也打过好几个电话,侧面了解案件的紧张。

    申海涛明白,刘凤霞也是盼着尽快抓到犯罪嫌疑人,自己是刘凤霞的姐夫,又是县公安局一把手,如果不能尽快破案的话,自己哪里还有脸见刘凤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色即是空1高清版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