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特殊的机会

    申海涛神色微微一变,眼神里那股怒火更甚。

    他如何听不出来,陆时永这是在挑衅!完全无视的挑衅!

    “闭嘴!陆时永,你要搞清,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敢这样对我们申局长说话?!”

    申海涛的身后,刘宁臣一下子火了,陆时永这话听起来咋这么刺耳呢,不由愤愤的吼了一句。

    “呵呵,我是什么身份?刘宁臣,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我不还是金辉公司的董事长么?”

    陆时永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还夸张性的用手指了指自己。

    “陆时永,别还当自己是什么董事长!你不知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刘宁臣瞧着陆时永这轻松的神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步,隔着铁栅栏指着陆时永喝道。

    “什么地方?”陆时永故意环顾了一下四周,微微一笑,“臭小子,别以为自己当了几天副局长,这尾巴都翘起来了!”

    后半句话出口,陆时永那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变,转而冷冷的死盯着刘宁臣。

    “你要搞清楚,我陆时永没有犯什么法,只是来这里几天,配合你们的工作,调查汽修店的案子而已!听清楚了,是配合调查!所以,请你端正自己的态度!”

    啥?端正自己的态度?

    刘宁臣一听这话,差点眼珠子都要蹦出来,这陆时永到现在还以金辉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和自己对话,还真以为他自己啥事没有。

    “陆时永!请你说话注意点,现在要端正态度的,是你,而不是我!”刘宁臣这肺都要被气炸了,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要不是这是在拘留所,要不是自己的身份,年轻气盛的刘宁臣,被陆时永这番话激怒,估计会直接冲上去狠狠的捶陆时永几拳。

    “小刘!”

    申海涛伸出胳膊,虚挡了身后的刘宁臣一下,阴沉的低喝了一声。

    “申局,他……”刘宁臣火气哪里会这么容易消,从他的手里审了多少人,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陆时永这样敢叫嚣自己的!

    “行了!”申海涛又是冷冷的一声断喝,目光盯着陆时永,“你说的没错,现在是在配合我们的调查,不过你要搞清楚,能让你来这里,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

    “你底下的人做了什么事情,想必你心里比我清楚,上次审讯就是给你机会,这次,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

    申海涛也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时的他跟刘宁臣一样,就冲刚才陆时永那副挑衅的口气,他也恨不得上前狠狠的揍上陆时永一顿!

    不过,他心里清楚,对付陆时永这样的人,越是生气,越会让对方得意起来!

    适当的时候,狠狠的用话语敲敲对方,给对方一些压力,这才是最明智的方法。

    “机会?”陆时永眉头一挑,“我不需要,这种好事还是留给别人吧。我陆时永一不偷二不抢的,光明正大做人,堂堂正正做事,这种机会,我可能永远都得不到吧?”

    陆时永在社会上经历闯荡,阅人无数,察言观色的本事还算不赖,申海涛几句话,他就已经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还有刘宁臣,要是真的抓到了寸头,申海涛他们手里有了足够的证据,现在应该是冷笑着看着自己,以逸待劳的样子,而并不是此时气急败坏的样子才是!

    所以,此时的陆时永,心里更加有底了,这番冠冕堂皇的话说出来,连自己都佩服自己。

    没错,这种特殊的机会,只要是个人,恐怕谁都不愿意得到吧?

    “收起你的那一套!”

    申海涛再也忍受不了陆时永胡搅蛮缠还煞有介事的这番言辞,脸色都变黑了,狠狠的喝了一句。

    “到现在还装?!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申海涛再也忍耐不住,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寸头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中,剩下的,不用我说,你应该能掂量得来其中的轻重吧?!”

    陆时永脸色依旧平静如常。

    甚至,在听了申海涛这番话后,嘴角泛起一丝更为夸张的不屑,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还是那句话,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我只相信法律,相信法律的公平,相信你们公安局这些执法人员的公正!不是有那句话来么,不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吗?”

    陆时永那如同湖面一样平静的目光中,笑容微波荡漾,“如果你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和汽修店被砸有关系,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逮捕我,行了吧?”

    陆时永说完,主动伸出双手,做出一副被拷的样子。

    铁栅栏外,申海涛如山一般矗立在那里,脸色黑如乌云!冷冷的直视着陆时永。

    而刘宁臣气的两只手握成拳,牙齿咬得咯咯响,目光中燃烧着炽热的火焰!

    陆时永死猪不怕开水烫这一招,一时让申海涛和刘宁臣两人气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陆时永,这是第二次给你机会了,绝不会有下次了,你这个态度,就等着被逮捕判刑吧!”

    申海涛怒喝了一句,猛地转身朝外走去。

    刘宁臣一愣,看着申海涛快步离去的背影,又看看铁栅栏里一脸从容得意的陆时永,气的也猛喝了一句,“陆时永,别得意的太早,你给我等着!”

    说完这句话,刘宁臣恨恨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紧跟着走了出去。

    “关门!”

    出了拘留室,刘宁臣朝着看守的一个民警狠狠的撂下一句话,就追上了停在院子的申海涛。

    “申局……”

    刘宁臣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递给申海涛,又替他点燃,这才自己也点燃了一根。

    刘宁臣清楚,申海涛这一顿被气的不轻,自己也何尝不是呢?

    想起刚才陆时永那副态度,刘宁臣就有想揍人的冲动!

    而现在,也许只有烟,可以暂时让两人的情绪得到暂时的缓释一下。

    “哈哈……”

    申海涛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刚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就听得身后不远处,拘留陆时永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得意的大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色即是空1高清版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