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这个是理由吗

    刘宁臣身为副局长,这两天遵照申海涛的安排,别的事情全部撂倒了一边,带着刑侦组的几个人在外面跑来跑去,什么酒店车站的,专门打探寸头的消息。

    虽然很是辛苦,但是从电话那边刘宁臣汇报的情况来看,情况依旧毫无进展。

    眼见都过去了好几天了,要是在剩下的这两天里再没有什么进展的话,就得放了陆家兄弟。

    到时候,估计申海涛自己都没有面子。

    “行了,这几天辛苦你们了,先回来歇歇吧。”申海涛无奈的应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正要将电话放在桌子上,电话铃声紧接着就响了起来。

    申海涛一愣,又拿回电话一看,竟然是铁铮硕的。

    申海涛心里一咯噔,一股不好的预感泛了上来。

    “铁县长……”

    “老申,你在哪里?”电话那头,铁铮硕的语气并不怎么好。

    “哦,我在公安局这边……”

    “呆局里有用吗?”申海涛话音还没落,铁铮硕下一秒就气愤的插话进来,“这么简单的一个案子,这都过去几天了,还没有一点眉目,你这个公安局长是咋当的?”

    铁铮硕一听说申海涛回到了公安局,想起打砸汽修店的案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个案子过去都三四天了,到现在连罪魁祸首都没有抓住,青树县就这么大点地方,这些人总不能人间蒸发吧?

    申海涛被铁铮硕突如其来的一句训斥弄得一下子难堪起来,没错,这件案子再普通不过了,但是到现在,依然没有寸头的消息。

    这其中,要不是陆家兄弟提前安排好一切,这个案子也不会到现在还陷入僵局!

    “铁县长,你听我说,这个案子比较特殊……”

    申海涛想跟铁铮硕解释一下,这个案子是提前预谋好的,陆家兄弟早就让寸头一伙人逃离了。

    不过,他的话再次被铁铮硕不耐烦的打断,“特殊?什么特殊!别跟我讲什么特殊,这个是理由吗?”

    申海涛一下子语塞,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一下子沉默起来。

    “老申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边没有进展,我这边都没有办法交代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申海涛的情绪,电话那边,铁铮硕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毕竟是搭档,私下关系又不错,铁铮硕也是没有办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刚才,市里的领导给我打电话,狠狠的训斥了我一顿,让咱们尽快破了这个案子,同时尽快整顿县里的治安和交通情况,你说,我能怎么办?”

    申海涛明白铁铮硕的为难,沉默了半晌,终于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坚决。

    “铁县长,你放心,我保证在这几天里抓到寸头,给你一个交代!”

    离七天拘留期限没有几天了,而且现在铁县长也要顶着各方面的压力,自己这边要是再没有什么进展,这个公安局长的位子自己也没有脸再坐下去了。

    “行了,抓紧时间吧!”铁铮硕轻轻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申局……”

    刚放下电话,门口一声招呼,刘宁臣风尘仆仆的影子就出现在了申海涛的视野中。

    “小刘!”申海涛站起来点点头。

    “哎呀,渴死我了!”刘宁臣打过招呼后,快步走了进来,拿起茶几上的纸杯在一边的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咕嘟咕嘟的几口喝完,擦了擦嘴,这才一副惬意的样子。

    “小刘,情况我都知道了,这几天辛苦你们几个了。”申海涛淡淡的说道。

    刘宁臣刚从外面回来,还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没有注意到申海涛脸上的阴沉,摇了摇头,“辛苦都不说了,跑了这几天,一点线索都没有……”

    “行了,跟我走一趟!”

    申海涛制止了刘宁臣后面的话,面无表情的直接向外走去。

    刘宁臣一愣,不解的盯着申海涛,“申局,去哪里?”

    “审讯陆家兄弟!”申海涛头也不回的扔了一句话,脚步已经踏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审讯陆家兄弟?”刘宁臣眉头一皱,低声嘀咕了一句,心里泛起一丝疑惑。

    陆家兄弟被拘留后的第二天,刘宁臣就知道申局已经亲自审讯了一次,不过没有什么结果,而且听说陆家兄弟根本就不松口。

    现在寸头没有抓住,从他的嘴里得不到有力的证据,以陆家兄弟两人的狡猾,现在再去审讯,肯定还是没有结果。

    刘宁臣想要劝说申海涛,但是听着申海涛语气冰冷,坚决的背影,刘宁臣还是打消了自己的想法,急忙应了一声,快步跟在了申海涛的后面。

    此时的申海涛,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检查团参观的工作搞得一塌糊涂不说,还被铁县长训斥了几句。

    而这边,案子没有任何进展,陆家兄弟肯定心里乐得开了花,嘲笑自己的无能,就等着时间一到,大摇大摆的走出拘留所呢。

    一想到这一幕,申海涛再也忍受不住,满腔怒火无处宣泄。

    他要再次审讯陆家兄弟,他就不信了,自己还能撬不开陆家兄弟的嘴!

    关押陆时永的拘留室里,申海涛站在审讯桌后,冷冷的盯着栅栏里一脸平静的陆时永。

    此时,在申海涛看来,陆时永那波澜不惊的脸里,似乎隐藏了一丝嘲讽的笑容,这使得申海涛更加气愤起来,盯着陆时永的眼神都要冒出火来。

    “申局,看样子心情不好啊?”

    陆时永是何等聪明的人,从申海涛前来的阵势以及此时他脸上的神情来看,应该是着急了。

    而且,申海涛的身后,刘宁臣憔悴的脸上,掩饰不住一丝焦虑。

    从种种迹象来看,寸头应该安然无恙,并没有被抓住。

    自从上次审讯后,这两天并没有再次提审,没有任何消息,虽然陆时永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但是内心里,还是担心出事,怕寸头一个闪失,被公安局抓住。

    但是现在看来,完全可以不用担心,陆时永的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而陆时永这句不咸不淡的话,其实也想印证一下自己的猜测而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色即是空1高清版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