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极北之境 第二百一十八章:第十序列 归位

    在那个电闪交加的夜晚,世界也濒临崩溃,世界仿佛一个能掌控万物的漩涡,那里,有一个少女从泥泞中挣扎出来,血迹模糊,满脸凝结成霜的血迹,已是看不出任何少女的面孔。

    只有那具仍然庞大无比的紫凤,缠绕着她的娇躯,不过那具紫凤,显然也伤痕累累,她苦笑,以水袖擦去脸上血迹,露出那张仿佛与世脱俗般的面容。

    此人,赫然是先前昏迷不醒的楚书涵。

    “尽管繁华依旧,愿为卿弃江山社稷。无论刀山火海,欲付君三生三世。”神殿外的世界,瑟瑟发抖,欲与苍穹一战的力量,在虚空中即将爆发,少女的脑海中,忽然之间,闪出这样一席话。

    “愿为卿弃江山社稷。”那个少女,拖着疲倦的身体,喃喃自语。

    “你是兰心,你得有为灵大人付出的觉悟,姑娘,我知道这就是你的觉悟。”苍穹劈开一道裂缝,耀眼的阳光从昏暗的天际刺出,仿佛破开云雾见晴天,浩瀚的雷云,烟消云散。

    半空中,少年凌空而立,紧闭着双眼,但在他的周身,却是渐渐有了恐怖的气息,环绕自身,一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气息,在他的身体上,缓缓浮现。

    “第十传承,入座。”

    神殿中的那座王椅,金光大盛,一具灵体轮廓,少年眼中意气风发,白袍一挥,压抑着本源的扩散,神殿支离破碎,万顷之里,随着那具王椅中,头戴王冠的少年入座,仿佛承受不住灵压的压力,雾海下陷。

    “周天,怎么可能!”

    那头顶王冠的少年漫不经心的抬头,露出那张秀美且格外狰狞的脸时,似是穿越这万顷世界,隔着世界与她对视,楚书涵心神大震,难以置信的骇然开口,不过光幕之上,占据灵体的人脸剧烈的扭曲,似是仍然在抢夺着灵体的掌控权。

    北境北碑外

    这一日才刚刚过去,但是在苍擎之中,却仿佛度过了无数的日月,这一夜,人心惶惶的安然度过,但是就在这时,北碑外,战舰林立的虚空之处,强烈的波动突然升起,惊人波纹如同涟漪般,从那处空间中涌出,强烈的压力使得整个虚空似乎都处于一个极为不稳定的状态。

    “这百年来的古书上,有记载苍擎关闭之后,会有如此惊人异像吗?”不止于来自淮界的大能心中波涛骇浪,北境诸位的大能同样面露凝重之意的凝视着眼前不知道会变成怎么样的虚空,难以置信的纷纷开口。

    这其中,当属北碑大能,北碑陈家,陈辰最是焦急,这里离北碑国度极近,难以想象要是虚空真的发生异变,北碑港口的所有城市,都会在顷刻间毁于一旦。

    “北碑要是在这次劫难中有一丝一毫的受损,吾等必将此时通报给北老,让他来定夺。”陈辰冷哼一声,以威胁性的口吻,朝着身旁各怀鬼胎的北境大能说去。

    北老,北境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因无人知晓其名,顾称之为北老,掌管北境四域。

    虚空不断扭曲,磅礴的波动,使得这外面的世界,犹如一个不定时的导火索一般,虚空光点乱颤,下方海域上一秒的风平浪静换来的却是下一秒的面目全非!巨浪呼啸,以催枯拉朽之势, 越过海岸线, 越过田野, 迅速地袭击着岸边的村庄与城市 。

    “所有人注意开启舰舟防御状态,所有人立马回仓。”站在这四座来自淮界战舰前的剑修上清,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大袖一挥,身后拟出惊人剑影。

    “竟然直接崩碎了我的剑意。”剑影崩溃,直接化作碎片,消失不见。

    “有人从里面出来了。”忽然之间,有人惊呼道。

    所有人的目光随即同时落在那从苍擎之门后走来的身影,淮界大喜,那虽然气息薄弱的身影,赫然是来自淮南天澜院的楚书涵。

    “书涵。”青灯踱步从舰外飞去,青灯环绕在她的四方,化作青莲,将生机涣散的楚书涵,拖入了青莲莲台之中,送回了淮南的战舰之上。

    “灵魂力比去之前强了许多,修为也增进了不少,隐隐有股突破拓海中期的迹象了,看来在苍擎之中,收获不少。”上清欣慰的点了点头,与他一同前来,便是当今齐国圣上,楚皇,楚清风。

    不过楚清风却也不像同为唐,晋的三国圣上那般刻意,此行前来,倒是换上普通修士的白衫,周围也没有护卫跟随。

    相比气息,楚清风还是比上清要弱上不小,却也是名货真价实的银丹期雷劫境修士。

    “女儿,这是父皇从朝中为你求来的拓海灵韵丹。”楚清风哈哈一笑,从白袍下取出一枚通体银芒的丹药,其中细小的灵气在滚圆的丹纹上,缓慢的游离着。

    “拓海灵韵丹,楚皇好手笔,那可是能让拓海修士增加突破几率的灵丹,这淮界,恐怕也只有如今几国国库中才有吧,其他的地方,恐怕这种能提升拓海境修士的灵丹妙药,早就灭绝了。”上清扫了一眼那颗银丹,大笑道。

    “上清前辈,这拓海灵韵丹虽是百年难遇的极品灵丹,但齐国境内却也是有名灵品级的炼丹师,虽然造丹的几率也只有千分之一,但是能让书涵,突破雷劫的数量,老夫早在百年前辈备好了、”楚清风捋了捋胡须,淡淡开口。

    “父亲。”楚书涵忽然抬起了头,眼神前所未有的严肃,就是连在一旁颇为轻松的楚清风和上清脸色也是一变,她当着别人震惊的难以言喻的面,继续开口,“周余生还活着,而且他正在刚周家的天骄,抢夺最后的传承。”

    “什么!”

    “什么!”

    “三十年前那个差点把拓海境大圆满的陈永安诛杀的周余生,居然还活着!”这其中最震惊,当属一直在旁边看着楚书涵的七步。

    “好小子,真是把我们骗得团团转啊。”一阵快步走来的声音,那从舱内走来的中年身影,面如关公,但却不是生气,而是激动。

    正是丙麟阙掌教,张治中。

    “是的,而且他现在的修为,同我一样,但是他的实力却是能力压连我都没有把握战胜的拓海后期的唐天灵,和周家那位神秘天骄。”楚书涵缓缓开口,眉梢一挑,就如同在夸赞自己心上人一般,楚清风自然能听出其中味道,大笑一声,“周余生,好一个周余生,竟然能让我这百年冰山般的女儿动情,这份心性都属难得。”

    “那么,他才是淮界真正的天骄第一人。”上清叹了一口气,视线缓缓的落在了那出现的时空之门,目露精芒,时间缓缓的流逝,那座时空之门,终于是到了即将关闭的节点。

    “区区灵体,不过魑魅魍魉,胆敢忤逆老夫之命,罪不可赦。“

    那站在那处阴气从中传出的门后,那终是一脸阴沉的阎王,强烈的压力下陷,犹如山岳压肩般,令人喘不过气的压力,使得这处世界充斥着难以形容的威压,抬起一掌,终是镇压而下。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身份压力。

    周余生早已不知,如今在他脚下,死而复生,生而复始的血鬼,在他的眼前葬送了多少,没有白骨丛生的骸骨,只有一摊血迹,但就是这股血迹,汇聚出了一座没有止境的血河。

    他的神魂,从稚嫩,到尖锐,再到凝实,手掌紧紧的掐在白无常的喉咙上,冷漠开口,“唐天灵结束了,你的命格我拿走了。”

    “大胆,”三丈之高的黑袍,凭借着天生对于灵体的镇压,手中黑气翻涌,一面罗刹符箓浮现而出,白骨般的五指,阴气凝聚,似乎要捏碎他的灵体。

    “我记起了一些事情。”

    璀璨的金光,从他的灵体内,不断发出,那三尺之高的黝黑人影,难以置信的尖叫,那双臂膀,仿若燃烧一般,迅速化为灰烬。

    “这是,天生对魔物有着惊人抗力的金光咒。”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漠然的朝着那位于血海之中的大阵走去,那失去了一条手臂的阎王,勃然大怒,阴气如海,在四周纵横而过。

    四周大海翻涌,全面蒸发。

    “你是阎王,我在阴间杀不了你,但是周天,我可以杀了你。”周余生眼神冰寒的掠过阎王那飞来的身影,那双仿若置入寒潭般的冰冷瞳孔,竟是令得周天,心神都是开始有了一股浓郁的忌惮。

    阵法上,周余生的身影最终没入星河,那冷眼看着一切的周天,笑容诡异。

    “周余生,我必会杀了你。”

    遥远的星河,有一座客栈,客栈的上层,名为摘星。

    排列在石墙上的数千个名字,第十的位置上,一个崭新的名字,出现。

    “玄元,周余生。”

    那坐在星海外的楼阁上,一老翁注视着满海平静山河,蓦然间狂笑,“那孩子,来了。”

    第十序列

    归位!

    已是一座面目全非的废墟之中,那脸色变幻的主座上,终于定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色即是空1高清版全集